主页 | 评论 从“灾民文化”看过年 -- 推介任不寐的《灾变论》 2003-01-3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任不寐的专著《灾变论》,最早我是两年前在“思想的境界”网站上看到的,当时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幸喜

前些日子,收集和整理网络著作,又向作者索要了《灾变论》的书稿,并得知已经有出版社准备出版这本专著,我相信中国知识分子中,一定会有人从它的正式出版中尽情的享受那种人生难得几回有的“顿悟”

《灾变论》是中国大陆民间学者任不寐先生的一部研究中国文化史的学术专著

作者历时十年,为中国文化史建立了一个独特的分析框架,揭示了自然灾害对中国文化的生成具有结构性的意义

作者通过统计学上的资料分析,认为中国的自然灾害远远高于西欧,而这一生存境遇的不同,产生了中西方不同的文明形态,并以此解释了中国社会文化和精神文化的众多现象

作者的基本结论是:中国文化的本质是灾民文化,即"灾民理性",而灾民理性的核心内容是生存恐惧

生存恐惧来自中国人对灾变的经验和记忆

非常有意思的是,作者把中国政治史和文化史上的一些悲剧性事件看做是灾民恐惧在社会生活中的某种内在延续

也许,古今中国人把社会进步地希望寄托在改朝换代、或者自然规律在当权者身上发挥作用上,正是这种灾民文化的体现

春节前夕,有热心读者找出《灾变论》中的有关过年的论述,冠以“过年是典型的灾民文化”题目贴到网上,任不寐在阐述了“神定宇宙观”与“人定秩序观(以人生观代替宇宙观)”的区别后,指出:“过年”是典型的灾民文化,是灾民对灾变的精神胜利;爆竹文化除了表达了灾民对“年”这只怪兽的恐惧、通过“制造混乱”超越混乱之外,还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信仰使人类摆脱一切短暂者,而灾民理性就存在于周而复始的短暂之中

………… 值此新春佳节,捧读《灾变论》,通过我们已经或正在经历的“过新年”形式,更进一步的领悟中国的灾民文化,从而你就不难理解作者提出的:中国现代化的挫折正是因为灾民理性对中国社会的绝对统治造成的

中国政治的落后并不仅仅是因为中国人对启蒙精神的无知,而是来自灾民理性对启蒙精神的机会主义态度

是呀,邓小平“白猫黑猫”论在中国大陆的风行、江泽民对宗教自由和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不就是现成的佐证吗! 值得一提的是,《灾变论》几乎对西方汉学进行了全面的清理和反驳,并试图表明,西方汉学的主要问题是,那里对中国文化的研究几乎全部是循环论证

特别是对那几个语出惊人的著名中国问题权威,《灾变论》就像是一面照妖镜,可以令他们露出“买空卖空”的原形

难怪出版者把此书评价为“迄今为止,它是第一部从常识层面分析中国社会和中国历史的专著,也许从来没有一本关于中国文化的研究著作让人有如此的恍然大悟之感

”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