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承包开发的土地被强行收回 新疆查县承包户欲哭无泪 2013-12-2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平整土地(土地承包户提供)    现任伊犁州党委常委、察布查尔县委书记的王奕文,2010年9月上任后,要“谋大事、做大事、成大事”,“要做天下人不敢做的事,要挣天下人不敢挣的钱”

2011年,王奕文推出在一年内建成全国一流的有机大米生产基地的疯狂举措,进行超额补贴,强力推行有机水稻种植,由于这样的“有机大米”产品不达标,形成数千万元的亏损

政府强迫国有粮食购销公司全部高价收购“有机水稻”,强令所有从国家财政领工资的人每人必须“购买”10公斤这样的“有机大米”,每公斤50元,500元的购米款强行从工资中扣除; 也是在2011年,王奕文为首的察布查尔县党政领导,成立国有察布查尔自治县清泉榛业有限公司,以政府投资,在全县大力推行榛子种植

该县从来没有采收野生榛子或人工种植榛子的先例

这些榛子树苗现在绝大部分没有成活,造成数千万元的亏损; 2011年,县政府违反国家土地管理法规,不经申报和国家批准,征用农田7600亩,其中蔬菜地约2000亩,用于房地产开发,要建察布查尔新城区,承诺每年要建成一千套全国一流的统建房,许诺在2011年首期交付一千套,收取四千户干部职工每户三至五万元的预订款

目前开工用地面积不足30%,至今没有一户入住

有6000多亩被征用的耕地荒芜两年,每年直接经济损失2400多万元; 县政府还免费划拨5万亩水浇地给私营企业巴口香公司,名义上是发展养牛业

巴口香公司把免费获得的土地大部分又高价转租出去,每年坐收租金约1500万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国务院也只有每次600公顷(9000亩)土地的划拨权,察县党政官员竟然一次划拨5万亩土地. 2013年六七月份,县政府不出具改变农用地用途的批文,不顾许多蔬菜已挂果即将上市,强令县党政机关干部、民兵、公安防暴队,拆除县城附近道路两旁的两三千亩蔬菜大棚,一个大棚只给农民补偿3万元左右,近千户农民失去了赖以为生的活路,有农民到上级抗议,被抓、被关押三至七天,还有的农民被逼得喝了农药

在拆除的大棚地里,有的是县政府要建什么花卉苗木展示交易中心,有的用国家投资叫外地人建了新式大 县政府还建立了万亩景观林基地,在这个基地栽培的树苗,都是从外地高价购买运回来的,现在大多枯死,地里只见野草不见树苗

县政府又征用了县城附近公路两侧六七千亩农田,今年五月已过了栽种期,栽种了从外地购买的树苗,这些树苗相当一部分枯死,又买苗雇人补种

县政府发布一份违法的红头文件 为了填补亏空,增收捞钱,制造政绩,察布查尔县委书记王奕文就打土地承包户的主意

2012年2月1日,察布查尔县政府以“土地清查”为名,发布了《伊犁河南岸干渠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灌区土地清理清查规范管理工作办法(暂行)》文件,要收缴“非法承包”的土地

该文件针对的是所谓“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擅自发包土地的行为”,决定用行政权力“废除"”发包人与承包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且"废除"不是法律规定的解除

因此,该文件的规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虽然察布查尔县、乡镇政府强行废除了村委会与村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但土地承包投资人拒绝交地

为达到收缴投资人承包的集体所有土地的目的,察布查尔县政府不惜动用公安警力、民兵,雇佣黑社会人员,采用恐吓、诱骗、挑拨、殴打、停水、停电、阻拦耕种等手段,强迫承包土地的农牧民在《废除合同通知书》上签字,交出承包的土地

为了维护合法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承包户纷纷向上级政府反映真相,直至上访到自治区和中央政府

然而他们不但反映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还遭到了县委、县政府的强力压制

察布查尔县政府则将从开发承包人手中非法没收来的土地高价对外租赁,每亩每年租赁费为300元左右,是承包土地费的六至十倍

两年来,这笔收费总共达到上千万元, 但资金去向同被抓的承包户一样, 至今下落不明

调查记者白帆 [email protected] 相关报道 广东顺德地方当局强征土地鱼塘 “镇保”虽转“城保”失地农民依然吃不饱 -----上海46万“镇保”农民调查(上、下) 香港议员促特首向亲共权贵地产商说「不」 青海同仁县村民田地被强征 七旬老妇羁押后离世 广东佛山村民护地维权 陕西府谷村民抗议占地被拘 数十人上访不敢回家 不满村官渎职贪腐 粤村民联名求罢免遭打压 福建妇女拒签“征地协议” 一家三口或被刑拘 云南鲁甸安阁村因征地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 顺德土地问题纷争不断 村民申请信息公开被警扣押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