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农民身陷囹圄十三年只缘错买一件羊毛衫(上、下) 2005-04-0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406invest.mp3 一名河南的农民本来过着平静的生活,但因为非常偶然的原因,他被当成抢劫犯判刑关押了整整十三年,直到最近冤案得到纠正,他才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听报道 Download story audio 这名农民叫胥敬祥,河南省鹿邑县杨湖口乡阎胥庄村人

十三年前,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共同生活,因为勤劳,时常在外面打工,家里盖起了几间瓦房,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裕人家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却因为胥敬祥在地摊上买一件织错花纹的毛背心被 完全破坏了

当时,河南鹿邑县发生数起入室抢劫的案件,胥敬祥买的那件毛衣被认定是脏物

于是,公安到他家去诱捕

胥敬祥回忆起十三年前县公安局的公安人员到他家诱捕的情况说, 当时公安人员并没有表明身份: (录音) 他还表示,在他被抓后,公安人员对他采取了严刑逼供的手段: (录音) 为了核实他所介绍的情况,记者试图采访鹿邑县公安局,下面是记者同县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的谈话(录音) 对方挂断了电话

记者又打电话给鹿邑县委宣传部了解当时拘捕胥敬祥决策的有关情况,对方说: (录音) 胥敬祥表示,由于严刑逼供,他不得不违心招认他根本就莫明其妙的所谓入室抢劫的罪行: (录音) 他还介绍说,法庭的法官也是以权代法,不认真对待证据以及他诚恳的申诉,竟然将他这个完全同抢劫案无关的人判处十六年有期徒刑: (录音) 这一判决令熟悉胥敬祥的人都感到震惊,因为判决所依赖的证据仅仅是一件买来的羊毛衫,而且胥敬祥本人根本没有同所谓黑社会以及犯罪团伙有任何瓜葛

胥敬祥所生活的阎胥庄村的村长胥尊棋表示,法院当时定罪的理由根本就不够充分: (录音) 由于坚信自己是无辜的,胥敬祥一直在不停地申诉、控告,连他所在的监狱管理干部对他的情况也感到同情,但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先后两次将他减刑三年

然而,对法律的公正一直报有信心的胥敬祥感到意外的是,他连续申诉长达漫长的十三年,均是石沉大海,他几乎支撑不住了: (录音) 不过,就在胥敬祥感到最绝望的时候,他的案子出现转机

一个偶然的机会,胥敬祥的申诉得到严肃认真地重新调查,他的冤枉也得到改正

河南省检察院诉讼厅公诉处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检察官介绍了胥敬祥一案得以重新审理的经过说: (录音) 让冤案的到改正的胥敬祥的辩护律师汤陆明则对记者表示,胥敬祥一案得以重见天日,主要是因为河南省检察院的努力: (录音) 他还介绍说,在重新审理胥敬祥一案的过程中,受到了来自鹿邑县公检法机关的很大阻力: (录音) 那么,鹿邑县的司法机关为什么不顾证据,在漏洞百出的情况下,执意要将胥敬祥判处十六年的重刑呢

汤陆明卢氏介绍当时的背景说: (录音) 胥敬祥对记者表示,他被当作替罪羊的根本原因,是得罪了公安人员,对方对他进行报复: (录音) 就这样,在急于破案立功心理的驱动下,胥敬祥被一个司法、执法机关编织成的不可抗拒网罩住,投入监狱长达十三年

今年三月十五,饱受牢狱之苦的胥敬祥终于被无罪释放、获得自由

当他回到自己的村庄,见到自己的二哥胥敬剑时,他的二哥胥敬剑简直不相信这个严重驼背、没有头发、面色苍白的老头是自己的弟弟,毕竟,胥敬祥被拘捕的时候是三十岁,现在已经四十三岁了

胥敬祥的二哥胥敬剑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他面对自己的弟弟感到十分难过: (录音) 胥敬祥得到了自己多年渴求的自由,本来以为可以同朝思暮想的妻子儿女团聚,但因为高墙的隔绝,他并不知道家中的详细情况

他到村里后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他的家已经不存在了,他的房子多年无人居住,年久失休,已经摇摇欲坠,蒿草有半人高,破败不堪

而他的妻子同孩子,已经到广州去打工,失去音信,而他年迈的父母,因为为儿子忧心,早已经先后去世

沉重的打击和失望,令胥敬祥几乎难以承受: (录音) 就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令一个老实的农民成为罪犯,无辜失去自由身陷囹圄十三年,而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重新获得自由

不过,这十三年胥敬祥几乎失去了一切,他的青春,他的家庭,他的亲人,他的健康以及他平静的生活

胥敬祥对记者表示,面对他无可挽回的损失,他将诉诸法律,索取国家赔偿: (录音)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 [email protected] 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 2005 Radio Free Asia 近期的调查报道节目 保护森林 白鹭湖边家产散尽 鸥鸟翔集 亿万富翁坐困愁城 上海夫妇因上访双双被判劳教 三千万高速公路无总工 包工队自曝内幕讨欠薪 举报公安 青年商人遭扫黑 不堪折磨 两兄弟一死一残 派出所长被控乱拳打死村民 村主任进城请戏班 遭公安“问话”死亡 只因公安局长身边过 个体司机遭示众游街 昆明官渡区数村庄被强行征地 小板桥镇上万农民忧生活无着 村民控告贪官 反遭牢狱之灾 金井钱庄纷纷倒闭 三万储户追索欠款 福建上坪一乡两府 山上居民苦不堪言 被拘乡间医生意外死亡 老母政府门前下跪喊冤 延误诊断 黄疸女婴变脑瘫 求助无门 父母状告诸医院 胼手胝足开发荒漠 假借开发强行转卖 陕西榆林农民同警方发生武力冲突 陕西民营油井被收归国有 近千家私企业主欲哭无泪(下)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雍门鄣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